杭州三里亭

天空中并不存在多余的星星。

晚安
这次是再也没有机会亲眼见到你们了
再见

【Shadgull】同居三十题(2)

*咳,抱歉拖了这么多个三四天还是只有短短的一发
*依旧小甜饼
*依旧ooc
*假装你们都知道美国成年其实是21岁
*↑想对Shadder做不可描述的事情的你们都放弃吧/滑稽







2,一同外出购物
  “蓝莓……黄桃……Shadder……”
  “……Shadder?”
  “Shadder!”
  “嗯……嗯嗯?什么事?”Shadder猛然从放空状态中惊醒,他回过神来,便看见面前是Seagull正一脸无奈地望着他手里还拿着两排不同口味的酸奶,“呃,抱歉Seagull我刚刚没在听。”
  “拜托认真点啊喂Shadder!别发呆了。快点选吧-----这两种口味的酸奶,你更喜欢哪一种?”
  “蓝莓吧……”Shadder侧头想了想,眼角的余光倒是瞥到了冰柜里一种从未见到过的包装,“话说为什么不试试那个新上市的海盐柠檬味呢?”
  “好,那就拿海盐柠檬味的。”Seagull于是把手里的两排酸奶放回冰柜里重新拿了一排,然后继续推着购物车往下一个目的地走去。在发现了不远处的货架上就是他最喜欢的小甜饼干后顿时笑得更欢了,宛若一个两百斤的大孩子。
  哦,不对。Seagull本来就是一个两百斤的大孩子。
  Shadder勾勾唇,因被迫出来购物的坏心情顿时好了些许。
  其实对于两个真正游戏宅-----他和Seagull来说外出购物本是不应存在的事情,更何况世界上还有一种名为“快递”的生物。但Seagull在又一次发现Shadder因长时间保持同一坐姿而脊椎痛后他毅然决定每周至少拉着Shadder出门一次-----购物+瞎逛逛。并美名其曰“采集一周生活需要的物资,努力摆脱一天三餐点外卖的不健康生活方式”。Shadder自然是万分不愿意的(Why we have to go shopping once a week instead of playing Overwatch together at home?And there is too cold in the supermarkets! ),奈何胳膊拧不过大腿,最后也只能点头。
  明明点外卖才是一个游戏宅应有的生活吧!Shadder想。不过这一切也不算太糟糕。
  而这一次例行的外出购物在收银台前算是到了高/潮部分,Shadder看见Seagull在旁边的货架上拿了一个什么,脸马上就红了。
  “Hey,man。”Shadder凑了过去“我还未成年呢!”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Seagull仗着身高优势伸手揉了揉Shadder的头发,表示他就是要搞事。
  于是Shadder不说话了。

TBC

*大家应该都知道的前段时间国内电竞圈不是出了点事儿嘛,乱乱的。现在国内外的电竞圈都是和名利都挂上勾,鱼龙混杂,挺担心喜欢的一批选手的
*只希望他们都好好的喽,特别是S开头的那几位

果然对于我来说想三四天一更是很难的事情啊
自己立的Flag
现在卡住了
想哭

【Shadgull】同居三十题(1)

*某条鱼已经到NA好长一段时间乐,那就愉快地来一次同居吧
*至于以前的文……嗯……
*依旧ooc有
*甜甜甜(maybe)
*前方高能









1. 相拥入眠
  “那么thanks for watching。Good night。”
  Shadder这么说着,在chat room的一片byebye中下了播。他看了一眼时间,现在是晚上十二点,分钟刚好跳到12。他已经直播一个晚上了。中途除了洗澡根本没停过。
  Shadder把耳机摘下,侧耳听了听发现外面已经是一片寂静,既没有邻居家那只讨厌的拉布拉多犬的叫声也没有同居人玩游戏的声音,他于是蹑手蹑脚地关了电脑,推开房门,从书房溜进了一片漆黑的卧室。他还算作息规律的同居人Seagull正笔直地躺在床上安分守己地占据一半地空间,一边手搭在被子外面,他呼吸声极浅,总是让Shadder担心他会不会这么一睡就再也醒不过来。这么想着,Shadder轻轻掀开另一边的被子迅速钻了进去------里面居然并不寒冷!Shadder挑挑眉。很快,便有一个温暖的大型生物靠近,像八爪鱼一样死死地把他抱在怀里,温暖他常年冰凉的四肢。
  “还没睡?”Shadder被抱得有些呼吸不畅,稍稍挣扎了一下问道。
  “等你……下次别那么晚了……困zzZ……”同居人把头埋在Shadder颈窝里蹭了蹭,很快沉沉睡去。Shadder在黑暗中勾了勾唇,用力地回抱住Seagull。
  “好。”

TBC


*其实是旧的那篇关于梦的因为学习太忙思路忘得差不多了所以我得重新想,然后又手痒就写了这个。旧坑还是会填的(?)。放假了比较闲,这个新坑应该是三天或四天一更(嗯)。
*大概就这样



【Shadder/Seagull】无题

*这是一个有毒的生成器XD
*顺序调换的两个故事
*链接在这:http://test.pracg.com/html/EvaIndex.html?id=59055054b123db3ee47c619e&inputJson=%7B%22n1%22:%22Shadder%22,%22n2%22:%22Seagull%22%7D

【Shadder /Seagull 】As a Dreamer(1)

*会ooc
*私设两人已经同居(←其实这个对文章并没有太大影响)
*没抓虫,发现虫的可以在评论里说
*五一劳动节快乐(≧ω≦)/
*嗯







  微胖的美国人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不是他熟悉的白色而是由木头拼接而成的天花板,他一呆,坐起身来带上眼镜环顾四周,隐约看见木质的窗棂、木质的床、木制的桌椅以及桌子上熄着的小蜡烛。外面似乎正值黑夜,没有一丝光从窗户透进来,房间里显得异常昏暗。Seagull于是下了床,走过去点亮了桌子上放着的蜡烛。
  蜡烛散发出的微弱的暖黄色光芒使屋内稍稍明亮了一点儿,Seagull因此看清了更多的东西-------一个装衣物的箱子,一盏绘有荷花图案的纸灯,以及几个洋葱小鱿的玩偶。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内心有些烦躁,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在等待着他去完成。所以他打开箱子准备换衣服外出,却看到了清一色的和服。
  ……
  我一定是在做梦。
  在意识到这一点后接下来的一切就变得理所当然了起来。Seagull熟练地换上和服(其实他根本不知道怎么穿上如此复杂的衣服),提着点亮的荷花纸灯推门出去,沿着小路来到河边。上了一条日式的小船,拿着竹篙撑着船的船老大黑头发黑眼睛一副东方,开口却是流利的美式英语:
  “客人,记得去挂绘马啊!”
  Seagull如此真实地感受到了梦境的奇妙。他坐在船上一边听着热情的船老大不停叨叨着什么,一边在心里感叹今夜的天气真好:人们头顶上无数的星星亮着,在清澈的夜空里聚集、闪烁,那么远,又那么近,仿佛随时会化成雪花,一朵朵地飘下来。他听到船老大和靠近的船只上的人们打招呼,两岸灯火逐渐密集起来,也热闹起来。不久船老大停了船,Seagull下船,环顾四周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小小的渡口,周围还不停有人下船,很是热闹。
  并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于是Seagull也就随着人群涌动的方向走了。他踩着灰白色石板铺成的弯曲小路,沿街商铺的灯光一直延伸到远处,照亮了延绵的石阶和鸟居,直到尽头的神社。一路上都是涌动的人群,人们在他身侧穿行。他看到了沿街小商铺中五彩斑斓的小玩意,嗅到了夏夜温热空气中烧烤的香味以及甜腻的苹果糖的味道,听到了周围人群交谈声中不停重复的单词“夏日祭”。一切都是如此真实,如果不是周遭大人小孩东方面孔西方面孔都说着一口流利的英语Seagull几乎都要和现实混淆了。
  但就像一部英语配音的东方电影。
  Seagull被自己所想的逗笑了。虽然这很荒唐、缺乏实感,但他还是慢慢沉浸在了这祥和的氛围中,甚至对几样小玩意儿起了兴趣,思考自己要不要买下来。即使在梦中自己只能短暂的拥有它。
  正思考着,Seagull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而那个东西似乎因为这一撞而坐到了地上。Seagull于是停止思考低下头,发现撞到他的是一个黑发黑眸的约莫五六岁的小男孩,外貌并不像是日本当地人的样子。小小件的粉红色和服在他身上显得有些太大了,他头发有些乱糟糟地东倒西歪,正抬头仰望大个子的Seagull,而且像是撞懵了一样他只是定定地看着,没有哭,没有说话,也没有爬起来。
  两人就这么奇特地在人来人往的路中央对视了起来。最后Seagull先开口了,美国人眨巴眨巴眼睛特别真诚地望着地上的男孩。
  “抱歉,你摔疼了吗?”
  “……”
  “要不你先站起来?”
  “……”
  男孩只是固执地望着Seagull一言不发。Seagull有些没辙了,索性直接伸手把他拉起来拍还干净了他衣服粘上的灰。Seagull又望了一圈周围的人,并没有发现类似丢失了孩子很慌乱的父母或是哥哥姐姐的人,于是他又望向了乖乖站在他身边的男孩,问出了第三个问题。
  “孩子,你的父母呢?”
  “……”
  一片沉默。就在Seagull以为男孩不会回答时他终于慢悠悠地开了口,带着Seagull有些熟悉的温吞的口音。
  “他们跟丢我了。”
  哦,这是走丢了的意思对吧?Seagull一边腹诽男孩的口音熟悉只是他一时想不起来一边认真思考起了接下来他该怎么做这件事。这只是一个毫无逻辑的梦,他大可把这孩子扔在原地不管。但善良的美国人又马上否定这个想法,这是一个走丢的孩子,无论是现实还是梦境Seagull都会帮助他,Seagull还做不到心硬地置之不顾。
  “既然你碰上我,那我只好带你去找你的父母了。抓住我的手……”Seagull抓抓头,嘴角带起平日里温暖的微笑,“但你别指望我在梦醒之前一定能找到哦?”
  “什么?”
  男孩刚抓住Seagull肉乎乎的手,听到这话仰头一副疑惑的样子。Seagull在心里哭笑不得地记起这只是在梦里,理所当然的-----除了他自己谁都不会认为这只是一个梦。他们或许还认为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呢。
  “没什么。对了孩子,我叫Seagull。我该怎么称呼你呢?你家又在哪?”Seagull四处张望起了出口,但奈何人实在是太多,凭借着美国人的高个子他也未能找到。于是索性走一步算一步,拉着男孩朝一个方向迈步。当然他也没忘了报上自己的名字(网名)并问这个萍水相逢的小男孩的名字。天知道他已经在心里做好准备即使着男孩叫Jessica或Helen也不会被吓着了。
  “Shadder. ”






TBC







【Shadder/Seagull】无题

*午睡时忽然想到的小小小小小片段,你们就当是一颗白砂糖吃掉吧XD
*估计是每个cp都有的梗
*嗯

……
好安静。
阳光透过窗玻璃照在桌上、地上、被子上、黑发的罗马尼亚青年的脸上,Shadder睁开眼,清楚地看到空气里灰尘在旋转、攀升、又落地。
他不在。
Shadder起身,偌大的房子里因为只有一个人而显得空空落落。他看见窗外红色的木棉树在一夜之间开满了花朵,热烈,宛若一树盛大的庆典火焰,张开口,却发不出声音,因为无人与他分享。
我……还是要照顾好自己……
Shadder勉强打起了精神,往厨房走去。
可是他不在,还有什么意义呢?
连游戏都不再想触碰。





































“Bird, 你什么时候回来?”
罗马尼亚青年一边打电话,一边无聊地用手指绕电话线玩。他听到那头有些吵闹,自己的恋人似乎在什么聚会场所。
“Shaddy想我了吗?”Seagull在电话那头轻轻笑了,笑声化作电流,从遥远的大陆出发,进入深深海底万里,通过大洋深处纵横的光缆,越过千里万里,变成Shadder心里的一股暖流。
(然而并不是↑)
“Shaddy, 开门。”他听见电话那头的声音轻笑着,笑声慢慢沁如心底。Shadder猛然从沙发上弹起,三步并作两步窜过去开了门。
外面阳光正好,火红的木棉花瓣洒落在地上成为了天然的红毯。金发蓝瞳的男人周身被镀上温柔的金黄,脸上带着温暖的笑,一只手拖着行李另一只手拿着一支路易十四玫瑰,宛若天使降临人间。但Shadder在他眼里没有看到整个世界,只看见了一整个自己。

END

【路易十四玫瑰的花语:我只钟情你一个♡】

【Shadgull】Girlfriend

(写在前面:
*一个小短文,ooc有
*私设Seagull晚上直播,坐的是可以360°旋转的椅子,Shadder已经到了NA并和Seagull确定关系同居了
*灵感来源于昨天鸥直播读他哥哥短信时提到的“my girlfriend”
*小甜饼一发完
*我今天上课的时候一直在想这个,一直想搞!事!情!)


  “Alright,that's all. Bye bye stream~ ”
  Seagull像往常一样简单地做了个结尾,在chat的一片哀嚎中下了播。也和往常一样没有马上下游戏而是继续在靶场磨练技巧并反思了今天直播的失误。就在他用半藏又一次把靶场机器人打得破碎时听到门锁“咔哒”响了一声,开了。
  “Evening, Shadder. ”
  Seagull头也不回地打了个招呼。从电脑屏幕的反光他看见Shadder边摘下耳机边对他点点头当作招呼,然后把耳机和背在身上的单肩包往沙发上一扔,径自走进了淋浴间。其实Seagull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来自欧洲的罗马尼亚人要在晚上洗澡,起床后再精神饱满地洗澡不更好吗?而且自从Shadder搬来NA和他住在一起后,他也被强制要求每天都这么做……
  Feelsbadman.
就趁Seagull胡思乱想的当儿Shadder已经神速洗完了。他走进房间,瞥了一眼Seagull正在做的事情没有去打扰Seagull而是坐在床上重新戴上耳机拿着手机看着什么,直到听到耳机里的某句话轻轻挑了挑眉,又倒回去重新听了几次。
  Seagull终于退出了游戏,网页被关掉露出了有着“NRG”图样的桌面。他舒服地打了个哈欠,感到有人从身后接近,手臂从后面环上他的肩膀,温热的胸膛紧贴着他的后背起伏,而鼻子恰好在他左耳上方,让他感觉房间里的温度似乎骤然升高了。
  “Seagull, you have a GIRLFRIEND?”
  Seagull身子一僵。
  “Uh-huh, Girl----friend?”
  “……”
  Seagull从屏幕的反光中看到了Shadder有些危险地半眯起眼,然后下一秒他就被旋转了180°而Shadder凑近。
  “Alright. Let's see who is the GIRLFRIEND. ”

END

所谓英雄

一条鱼。:

果然对我来说,有一类最喜欢的角色类型是:明明自己已经摆脱了困境、成为了强势者,可以利用权力寻租、过上惬意的人生,但是为了维护所谓的“公平与正义”,维护弱势者的利益,而抵抗着一群又一群利益集团,在中间战斗、斡旋、调停,被弱势者质疑,又不被强势者理解。而ta真的只是出于一种天性的同理心和悲悯,一厢情愿地背负“全人类的未来”。为了看到这个更好的未来,这个“所有人可以更好的生活”这个希望,ta可以放弃自己的一切,从金钱、权力和地位,到爱情、家庭和生命。


但人类的历史有其自己的规律,人类的命运是人类群体欲望集合起来互相对抗,胜者塑造历史,本不是一己之力所能改变。就像FSN/UBW里卫宫士郎所说,这种“正义的伙伴”,这种奉献的人生根本没有意义,是只为了满足自己泛滥的同情心而建立的幻象,是虚假的伪善。


但是因为这些人,因为这写虚无的理想,如今我们这些平民、弱小者、体力劳动者、老人、女性、儿童、少数族裔,不因为出身而被拦在学校之外,不因为贫穷而丧失基本的人权,不因为少数而被压迫,不因为弱小而被欺凌,被排除在法律的保护之外。


因为这些人秉承的“公义”,我作为平民、女性、体能上弱小者,得以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而正因如此,当我有能力的时候,我也希望自己哪怕有一小时、一刻钟、一刹那,能够做一回他们这样的人。